金濤博藏UNIQUE VINTAGE ' ANTIQUES
懷古獨有 博古藏今
FLASH關於 金濤博藏通告 . 啟示博 物 館 商 店 ( 金濤博藏 - 植覺文化Herbal Culture - 開發利用經濟植物學研究室)古董筆展古飾古香斗零貴族其他藏品古老飾彩
欣賞 . 研究 . 資訊
歷代人物 史記付款方法會員註冊
年份鑑定



 


 

一般古玉收藏同好分成兩種類型


           一種是要求將古玉保留原狀,特別是出土件,定要保留原貌,上面土鏽.銅綠.硃砂及污垢不能去除,就是行話生坑玩法。
        另外一種是熟坑玩法,務必將古玉人工整理,加以盤玩,使其質地恢復,表面更溫潤,顏色更漂亮,成為熟坑。
        生坑古玉往往存在灰皮,土鏽.土氣等特徵,很容易判斷真偽,可以讓買家放心購買,因此生意人收到生坑古玉定會保持原狀,讓買家買到後自行決定是否盤玩?而生坑古玉土門大開,經過自己親自盤玩,慢慢質變,變得溫潤,顏色更漂亮,就更有成就感。因此生坑古玉與熟坑古玉本各有特色,並無高下之分。
        我認為,生坑法應較適合博物館館藏,以及大收藏家對中國歷代高古玉器一系列收藏,能讓觀眾看到出土古玉風化情況。至於一般普羅大眾,我個人還是認為熟坑玩法較適合,較親切能有成就感。我也認識少數生坑玩家,每次看他們現寶時,都是小心翼翼從錦盒拿出來,然後交代要拿側面不要摸到玉器表面,避免讓生坑玉產生質變,我想這樣還有玩玉盤玉樂趣?
         個人認為收藏古玉本就在於喜愛玉質的溫潤,可以隨時、隨身、隨手把玩,因此一向主張熟坑玩法。當我收到一件古玉,一定先想辦法將玉器上所有土鏽、銅綠、硃砂及污垢去除掉,然後置入熱水中浸泡,再綁上繩子盤玩。因為個人認為,如將外表污垢去除,才能回歸欣賞到原先的雕工紋飾,而且也是為了健康衛生考量,因為出土古玉都來自殉葬,只有去除雜物,再以熱水消毒才符合衛生,而且熱水浸泡能讓古玉的土門大開,讓人體油脂能更快沁入,使其質地更快恢復,表面更溫潤,顏色更漂亮。
 
          對於其他項目文物收藏到底是應保留原狀,還是要清理乾淨?我個人還是主張清理乾淨看法。除了把玩時衛生考量外,就是要將外表後天的陳年污垢去除,重現製作當時的雕刻工藝,另外藉著把表面清理乾淨,也常可以發現破損修補痕跡及新仿作舊的真相。至於清理乾淨後,會便成沒有古味,會讓人誤以為是新的,因我收藏文物重在自己收藏把玩,並不在意爾後要釋出的問題。若為作生意的業者或以後考慮脫手的藏家,當然還是保持原狀為宜,避免不內行買家誤以為新品,讓買家買回後自行決定是否清理?


清末民初-物品研討


 在文物市場有清末民初文房用品為白銅材質,外表也為銀色,常讓人誤以為是銀質,但其外表為白稍帶黃,氧化後並非黑色,檢視其死角的氧化還是銅綠色。另外還有銅質鎏銀器物,包括西洋餐具,其外表情況如同銀製品會變黑,但檢視其凸出外表會因使用磨損露出銅紅顏色。銀製品比重較重,上手較沉,硬度較軟,銀器敲擊聲會較悶,不像黃銅合金質,硬度較軟,敲擊聲較輕脆。但曾在現貨市場多次見過銀白色條編器物,看起來像是日本早期風格,敲擊聲較悶,本來以為銀製,但未打上西洋及東洋銀器通常會有的925S或銀製標誌,詳細檢視其凸出外表使用磨損部分,發現為露出紅銅顏色,紅銅為純銅,不是銅合金,其硬度軟。

銀器置於空氣中,因空氣中含有硫,經一段時日,表面會氧化形成硫化物的烏黑情況,時間越久此氧化烏黑層越厚,最後甚至斑駁剝落。但卻無法由其厚薄來判斷銀器新舊及年代遠近,原因此硫化物的烏黑情況,要看所處環境空氣含硫情況。在現代工業社會中,全新的銀白亮麗銀器,在空氣中常不到幾年就變成烏漆嘛黑。所以要由銀器外表氧化烏黑判斷銀器新舊及年代遠近是不可能任務,同樣屬於貴重金屬的金器,因金器化學性質穩定,除王水可以腐蝕外,在經過幾千年歲月出土後,仍然金光閃爍,也是無法由外表氧化來判斷銀器新舊及年代。不像銅器可以由外表氧化銅形成的銅綠及銅紅來判斷銅器新舊及年代。
        雖然無法由其烏黑的厚薄來判斷銀器新舊及年代遠近,但在此銀盒被隔絕,比較不易受氧化的盒內及盒蓋內發現,亦有濃厚的烏黑氧化情況,判斷應為有相當年代的老件。以放大鏡檢視盒外表面,有老件使用所留下的碰擊及深淺不規則的磨損痕跡。



景泰藍

 

       景泰藍:又名“銅胎掐絲琺瑯”,景泰藍是一種瓷銅結合的獨特工藝品。製作景泰藍先要用紫銅制胎,接著工藝師在上面作畫,再用銅絲在銅胎上根據所畫的粘出圖案花紋,然後用色彩不同的琺瑯釉料鑲嵌在圖案中,最後再經反復燒結,磨光鍍金而成。

景泰藍的製作既運用了青銅和瓷器工藝、又溶入了傳統手工繪畫和雕刻技藝,堪稱中國傳統工藝的集大成者。

      大約於13世紀末由阿拉伯傳入中國,因明景泰年間“銅胎掐絲琺瑯”盛行,且工藝成熟,燒制出一種特別的藍色而得名,所以叫景泰藍。

現在雖然各色具備,然而仍然使用以前的名字。因為景泰藍已變為一種工藝的名稱,而不是顏色的名稱,據說景泰為宣德之子,宣德重視銅器以及鑄冶銅質,景泰在幼年期間耳濡目染,認識極詳,且嗜之極深,只是對於鑄煉方面,宣德已到達絕頂,沒有能力再求突破,就在顏色方面另別辟蹊徑,以圖出奇制勝。終於有景泰藍的創制。

因為事先對顏色的籌謀極費苦心,所以在成功之後,也極端鍾愛,所有御用陳飾無不用景泰藍製作,種類之多不可屈數,凡瓷料所能制器無不盡有,成化時期繼承遺業,未改遺風,仍努力燒制,所以景泰藍的器物在景泰和成化兩朝最為常見。

其後經歷弘治、正德、嘉靖、隆慶四朝,雖仍然燒制,可是都因循成規,虛應故事,在品質上都不能與景泰和成化年間媲美。萬曆以後,雖然偶然有燒制,並非象以前設官置廠視為例務,所以以後出品極少。終明代一世,都沒能復興。

      清康乾時期,宮內設有專門的景泰藍造辦處,工藝發展達到高峰。清朝乾隆時期,燒制品類多,成績好,雖然不能和景泰、成化時期相比,但是比起弘正以後出品物絕不遜色。現今雖有康雍的器物出現,然而細細考究竟與乾隆所制器物沒有什麼不同,實際上是乾隆所制,刻康雍年款,卻不是康雍製作的。

        從嘉慶年間起,皇宮造辦處逐漸停產,民間景泰藍作坊相應增多。鴉片戰爭後,景泰藍開始大量售往海外。1937年至解放初期,因戰爭原因許多民間作坊相繼倒閉,景泰藍工藝陷入低迷。1951年,景泰藍國營特藝實驗廠成立,從1952年起由市政府扶植陸續成立幾大景泰藍生產合作社。

1956年公私合營後成立北京琺瑯廠。1958年北京景泰藍廠成立。“文革”前,景泰藍起死回生並達到另一高峰,產品大部分出口國外。20世紀90年代後,中國市場得到很快發展。
      大體上說,明代的景泰藍胎的銅質較好,多為紫銅胎,體略顯厚重,故造型仿古的多,主要仿青銅所用的彩釉均為天然礦物質料,色彩深沉而逼真,紅像寶石紅,綠像松石綠。此時的絲掐得較粗,鍍金部分金水厚。彩釉上大多有砂眼。款有“大明景泰年制”或“景泰年制”,底款,邊款均有。

  清代的景泰藍工藝比明代有提高,胎薄,掐絲細,彩釉也比明代要鮮豔,並且無砂眼,花紋圖案繁複多樣,但不及明代的文飾生動,鍍金部分金水較薄,但金色很漂亮。
  民國時期景泰藍總體水準不及前代,胎體薄,色彩鮮豔有浮感,做工較粗。這時只有“老天利”,“德興成”,製作的景泰藍工細,品質好。造型多仿古銅器,或仿乾隆時的精品,款,已都是刻款了。現在景泰藍的陳設品多,不做實用品。

       景泰藍與玉器、牙雕、漆器合稱中國工藝美術“四大名旦”,它出身高貴,氣質典雅,工藝精美,原是專供皇宮貴族享用、作為權力與地位象徵的珍貴藝術品,後經過技藝精湛的民間藝人的傳承,日益顯現動人光彩。但現在仍和其他傳統手工藝一樣,面臨後繼乏人的尷尬局面。

**舊時專供皇宮貴族享用

1793年,載著龐大英國使節團的船艦駛入中國港口。為首的馬戛爾尼代表大英帝國將代表先進科技的天文地理音樂鐘獻給乾隆帝。作為回贈,乾隆將景泰藍等中國傳統手工藝製品“賞賜”給他們(法蘭西院士阿蘭·佩雷菲特著《停滯的帝國》)。這是清政府外交史上的一個細節,卻是景泰藍以中國傳統手工藝代表的身份出現在各種外交場合的開始。

據史料記載,13世紀下半葉,元蒙軍隊遠征,橫跨歐亞大陸,俘虜大批有專業技能的西亞工匠,專為蒙古貴族製造奢華的日用品。阿拉伯地區流行的金屬胎琺瑯製品也在那時由阿拉伯工匠帶入中國,這種器物是在銅器表面以各色釉料塗成花紋,四周嵌以銅絲或金銀絲,再用高火鍍燒而成。

史料稱其傳入之初有“大食窯器”(中國宋元時期稱阿拉伯為“大食”)、“發郎”、“佛郎嵌”等叫法,但很快與中國傳統風格融合。

據《日下舊聞考》記載,明景泰年間,宮廷設有製作景泰藍的作坊御用監,出品在質料上取得空前發展,煉出許多新的釉料色。工匠經實驗燒出一種極透亮的藍色釉彩,工藝美術大師張同祿說那是一種完全來自天然礦物質的松石綠,現已很少見,但銅胎掐絲琺瑯的另一名稱景泰藍從此廣為流傳。

從元末開始,宮內無論祭祀用品還是玩賞擺設中都開始出現景泰藍。如今故宮博物院收藏的獸耳三環樽、勾蓮鼎式爐等便是元晚期作品。到了清代尤其是康乾年間,小到皇室成員手上的扳指,大到桌椅、床榻、屏風甚至佛塔,景泰藍製品無所不在。如今從故宮珍寶館和承德外八廟小布達拉宮大殿的陳設中仍可看到那個時期對景泰藍“鋪天蓋地”的使用。

康乾時期正是掐絲琺瑯工藝發展的又一高峰期,張同祿說那時在皇宮養心殿設有御用工廠“造辦處”。至康熙三十年(1691年),造辦處的工匠已多至幾百人。至乾隆四年(1739年),造辦處還專門招來廣州的梁紹文和揚州的王世雄製作琺瑯器。張同祿說,由於是製作御用品,造辦處用料極盡奢華,鍍金之厚重也遠遠超出明代,甚至常在釉料中直接加入金銀使色彩更玉潤。清代還研製出粉紅、銀黃和黑等顏色,並開始使用手搖壓絲機,絲工技藝達到空前水準。

工藝美術大師米振雄介紹說,從故宮現存不多的景泰藍器物中仍可看出,清代景泰藍胎薄、掐絲細,彩釉也比明代鮮豔,並且無砂眼,花紋圖案繁複多樣,在器物的頂、蓋、耳、足等邊線部位都有細緻入微的鏨活裝飾,有的需用放大鏡才能看清。

**流落民間照樣富有創造力

據故宮博物院副研究員夏更起介紹,從嘉慶年間開始,宮內的景泰藍造辦處逐漸停產。清朝晚期,隨著皇室工匠的流失,景泰藍工藝開始“移居”民間作坊。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景泰藍再次受到西方人青睞,並開始大量出口。此時除少量官營琺瑯作坊外,民間商號紛紛開張,如老天利、靜遠堂、志遠堂等,其中以老天利名聲最大,工藝最精。

據早年在老天利當過學徒的雙福壽老人回憶,老天利工廠約位於寶禪寺街,為清末外國人出資興建,有西方資本主義工廠的特徵,將打胎、掐絲、點藍、燒藍、鍍金等工序分開,由專人完成,且工人還有班車乘坐,產品幾乎全部出口。

據相關資料記載,1923年至1924年間,老天利一家全年交易額達15萬余元,雇工350多人,並時常雇用零散工,馬立新街有其門市,上海、漢口等地還有分銷處。由於老天利的工人多為散落民間且手藝精湛的琺瑯藝人,因而出品基本繼承了清朝時的工藝水準,底座上印有“老天利制”的銘文。

1904年,老天利製作的“寶鼎爐”在美國芝加哥世界博覽會上榮獲一等獎,1915年又在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再獲一等獎,中國景泰藍開始受到國際關注。據說民國時北平民間約有琺瑯廠50餘個,留下銘文的有五六個,當時中國國內市場上開始出現景泰藍實用品,且銷量很大。同時,美、英、法等國商人也在北平設立洋行,爭相購買景泰藍,王府井大街上還出現了專為外國人代收景泰藍的公司。

**從陷入低迷到再創輝煌

1937年,日本對中國發動全面侵略,外銷中斷,琺瑯廠陸續倒閉。即使還有作坊開工,其製品也是“十藍九砂”,品質極其低劣。一位曾在海王村舊貨市場擺攤的老人感歎:“北京的景泰藍熱鬧了幾百年,到那會兒算是絕根了。”
林徽因的學生、中國第一位從事景泰藍專業設計的錢美華大師說,解放初期,景泰藍生產仍在低矮、昏暗的作坊內完成,產品單一、圖案簡單、色彩單調。為挽救景泰藍工藝,北京市政府於1950年6月成立了北京市特種工藝品公司。

錢美華回憶,1951年,梁思成、林徽因在清華大學營建系主持成立了一個工藝美術研究小組,林徽因還抱病帶領錢美華等學生深入民間作坊調查研究,從制胎、掐絲、點藍等工序開始,跟老師傅熟悉流程。

在林徽因的指導下,美術組還為景泰藍設計了一批具有民族風格的新穎圖案,突破了以往單調的荷花、牡丹圖。特藝公司還在崇文門外喜鵲胡同3號成立了研究、製作景泰藍的國營特藝實驗廠,將許多散落民間的景泰藍藝人請進廠參加實驗。錢美華說,當時已有幾位老師傅被迫改行拉黃包車了,被請回廠時激動得熱淚盈眶。

隨著新產品試製成功,景泰藍“起死回生”。1956年,由42個琺瑯作坊合併組成公私合營北京琺瑯廠。1958年6月,3個琺瑯生產合作社合併成立了北京景泰藍廠,同年改名北京市工藝美術廠。同年10月,國營景泰藍實驗廠併入公私合營北京琺瑯廠,成立國營北京市琺瑯廠。從此兩個國營大廠開始了解放後景泰藍的“康乾盛世”。

米振雄評價景泰藍是“困難時期對國家有極大貢獻的‘功臣’”。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諸多產業落後於別國,只有以景泰藍為主的手工藝保持供不應求的出口趨勢。

2005年初,米振雄、張同祿歷時兩年經數萬次實驗聯手製作出的“佛寶天龍八部”,使失傳200多年的鑄胎琺瑯工藝重現,成為業界盛事。但與此同時,無論新東安市場內的“老北京一條街”還是各大名勝周邊的旅遊用品店,都在熱烈出售打著“北京景泰藍”旗號的各種“掐絲琺瑯”製品,其中價格在幾元至幾十元不等的“景泰藍”最受遊客喜歡。

**市場看似興盛的背後

市場看似興盛,其實“劣幣驅逐良幣”。自1904年老天利出品的“寶鼎爐”在美國芝加哥世界博覽會上榮獲一等獎,景泰藍開始受到全世界矚目,以後它每次在國際上亮相幾乎都能為國爭得巨大榮譽。此後幾十年,雖也有過衰敗,但其工藝發展得幾近完美,並以供不應求的出口量一度成為國家換取外匯的功臣。而對於尋常百姓而言,它卻已悄然成為神話。

有學者表明景泰藍是舶來品。但工藝美術大師米振雄深信,“景泰藍和北京烤鴨一樣,是完全屬於中國的傳統手工藝”。米大師對此底氣十足,他認為琺瑯是世界通用名詞,雖得名于古代阿拉伯波斯地區的一個地名,且其中的畫琺瑯確從國外傳入,但是中國人最先在銅胎上掐絲點藍燒制,並不斷將這門技藝與本國傳統圖案及民族特色相融合,從而創造出掐絲琺瑯,即中國的景泰藍。

並非所有人都清楚景泰藍的發展史,卻對它在近年的“發跡”有目共睹。據張同祿大師回憶,北京曾在短短幾年間突然出現多家景泰藍生產廠家,一時間中國市場看似興盛至極。可上世紀90年代初他去德國考察時,一位元德國代理商竟質問他,為什麼中國的景泰藍被燈光照久了會流水。這令張同祿瞠目結舌,因為答案十分明顯並令人憤怒,產品工藝太差導致釉料開裂,而製造者為省事竟用蠟直接去補大塊瑕疵和裂痕。

張同祿說,那些突然冒出來的私營小企業,許多並不具備生產條件,有的原先只是給大廠定點加工原料的小作坊。這些小廠的產品用料低劣、工藝粗糙,圖案、造型幾乎都是仿照大廠的設計,毫無藝術品位可言,但它們卻在北京的許多旅遊景點被以極低廉的價格出售給來自世界各地的遊人,並且都注明是“中國傳統手工藝景泰藍”。

面對這樣的現實,幾位大師不約而同地發出無奈的歎息。可事實不會因大師的歎息而改變,2004年10月,曾被稱作業界龍頭老大的北京市工藝美術廠宣佈破產,景泰藍老字型大小北京市琺瑯廠也改制為有限責任公司,雖有大師坐鎮,技術工人卻只有二十餘人,且年齡多為四五十歲,經濟學上的“劣幣驅逐良幣”規則再次應驗。目前北京市琺瑯廠有限責任公司是中國最大、最老的景泰藍生產廠,各工序仍能保證傳統水準。

如今仍追究已根植中國600餘年的景泰藍的歷史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為“良幣”創造好的生存環境,讓真正的景泰藍工藝生存下去,並一如它剛出生時那般高貴。

**民間記憶:“文革”期間主題圖案幾乎全部停產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高級工藝美術師張同祿回憶說,景泰藍的發展到“文革”前達到高潮,但“文革”一開始,它也和其他手工藝一樣受到猛烈衝擊,原來景泰藍所表達的主題圖案幾乎全部被迫停產,要求我們在上面設計“農林牧副漁”、“大海航行靠舵手”,甚至革命樣板戲的題材圖案。而景泰藍這種工藝本身並不適合塑造人物,所以顯得很尷尬。

“我記憶猶深的還有一件事,就是“文革”時在廣交會現場,紅衛兵把門封鎖,不讓廣交會開展,最後周總理親自去給紅衛兵做思想工作,勸說他們凡是思想上不反動的工藝都可以恢復生產,這樣景泰藍生產才得以解禁,並逐步恢復到以前的生產水準。”
**如今傳人:北京僅有的三位國家級大師

張同祿,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高級工藝美術師。作品“華泰保庭爐”被載入“吉尼斯”紀錄;“鳥杯”等3件作品被列為工藝美術珍品由國家收藏;“孔雀壺”圖案被製成中國惟一的景泰藍工藝品特種郵票發行。

米振雄,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北京特級工藝美術大師。1980年設計的景泰藍“巨雄瓶”陳列於中南海紫光閣,並獲北京首屆工藝美術展特別金獎;1997年為北京市政府設計賀香港回歸慶典禮品“普天同慶瓶”。

戴加林,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北京特級工藝美術大師,高級工藝美術師。“北京四合院”系列獲1999年北京市工業設計大賽銀獎;“六十五寸八環金鏤瓶”獲2003年首屆北京工藝美術展特別金獎;“海底夢幻”系列獲2004年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暨國際藝術精品博覽會金獎。



FLASH關於 金濤博藏通告 . 啟示博 物 館 商 店 ( 金濤博藏 - 植覺文化Herbal Culture - 開發利用經濟植物學研究室)古董筆展古飾古香斗零貴族其他藏品古老飾彩欣賞 . 研究 . 資訊歷代人物 史記付款方法會員註冊
欣賞物品一覽
收藏/投資
媒體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