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濤博藏UNIQUE VINTAGE ' ANTIQUES
懷古獨有 博古藏今
FLASH關於 金濤博藏通告 . 啟示博 物 館 商 店 ( 金濤博藏 - 植覺文化Herbal Culture - 開發利用經濟植物學研究室)古董筆展古飾古香斗零貴族
其他藏品
古老飾彩欣賞 . 研究 . 資訊歷代人物 史記付款方法會員註冊
歷史古籍

 

書海浮生 古佚小說會 黃建成(志清)教授

    


 
我的一生沒有什麽東西,只有書。 

朋友都說我坐擁書城。是的,兩個倉庫,藏書加起來經常維持十多萬冊。雖然近幾年賣出的多,買進的少,倉庫也減為一個,但最少也有五六萬冊。對一家書店來說,庫存該不算少。但現在呢,已頓失書城…… 

一九六一年,我畢業中大聯合書院。由於特殊原因,留學不成,只得在港工作。因為讀的是中文系,加上少年時代亦喜歡看書,於是決定從事舊 書販賣。那時我在露華濃工業部工作,假日一有工夫,即買入舊書,不管線裝洋裝,明清古本、民國書、解放後刊行書,只要是好書,能力可以負擔就買,範圍包括經史子集和現代學人著作。 

當年香港書業集中在中環一帶。石板街康記、皇后大道中商務印書館、百新書店、中華書局、三聯書店、集古齋;荷里活道世界書局、民生書局 ;鴨巴甸街黃沛記、光記、三益;嚤囉街的地攤等。在石板街康記和嚤囉街我遇見香港大學教授馬鑑(前中大校長馬臨父親)兩三回,都在夏天 ,他穿的是白色唐裝衫褲,印象當中上衫沒領,很特別。在商務印書館閣樓,差不多逢週六都遇上饒宗頤先生。另外,澳門文集書店、萬有書店和汪孝博先生,大概兩三個月會去一次蒐集舊書。當時主要做朋輩的生意 。 

一九六四年重返中文大學就讀,兩年後畢業。終於獲頒授學位。轉職任教師,經營書業未改。幾年累積,存書多了,決定租中環永吉街永富大廈 一個約四百尺單位做辦公室,聘了兩個店員,組織也擴大了,加入三名股東,招牌請著名篆刻家馮康侯老師題寫。 

一九七零年,遷往同街恒豐大廈自置辦公室。三年後,在荷里活道購入五百尺唐樓作倉庫。一九七五年,轉購文咸東街恒安商業中心八百尺單位擴大倉庫,職員亦增為三人,與萬有圖書公司、東方圖書公司鼎足而立 。 

能夠打通海外關係,主要是靠宋淇先生和裘開明博士的協助。一九六九年夏天,宋淇先生命我往見加州大學陳世驥教授。陳教授向我借閱兩本胡 風的詩集,還書特請我按時寄書訊到加州大學。由是,打開了美國之門。 

一九六八年,裘開明博士由哈佛大學退休就任中文大學圖書館長。一日來電接見,瞭解書店業務,並懇切對我說:「你是中大畢業生販書,我 是中大首任圖書館長。圖書館成立不久,沒有書,你有義務把好書賣給中大,報價單直接寄給我。我會介紹美國各大圖書館給你。」 

從此和中大建立關係,今天中大圖書入藏元刊麻沙紙本「孟子 就是當年我供應善本之一。另一套善本明刊套印「十竹齋書畫譜」由他私下購去送給太太作繪畫用。不久,美國之門進一步展開。 哈佛大學訂單來了,沒有附函署名。 

跟著普林斯頓大學童世剛館長、史丹福大學馬大任館長、康奈爾大學胡館長、密西根大學萬維英館長、明尼蘇建大學鄭保羅館長、維悉康辛大學 周館長、俄亥俄州立大學嚴文郁館長、夏威夷大學劉館長,其他耶魯大學、賓夕凡尼亞大學、佐治城大學、德隆斯大學等足有二十家,先後成為常客。大戶當中,以密西根、史丹福、加州大學、普林斯頓為最,每次訂單一大疊,三四十種。歐洲也建立起關係。英國、德國、荷蘭、瑞典 等國的七八家,其中以德國柏林國家圖書館最為大戶。亞洲之門也展開。澳大利亞、星加坡、馬來西亞、日本等幾十多家,大戶是澳大利亞和日本。 

學者方面,每年來訪書的總有二三十人,書一批批的購去,用旅行支票先付書費,裝訂後寄出,另附餘費。接待得不亦樂乎! 
一九八零年時書店一個大日子。一個股東要移民,另一個股東家變,不得不解散。於是改名「古佚小說會」,繼續經營。 

那時大陸剛改革開放,搜書除了本港、澳門、日本之外,延伸到中國各大文化城市:上海、南京、蘇州、揚州、濟南、北京、天津、武漢、西安 、成都、南寧、昆明等都是每年足跡行至。書店能夠發展,主要兩個原因:一是從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香港人口不斷膨脹,地產起飛並成了社 會支柱。老房紛紛拔掉改建大樓,原住客藏書雜物大量散出。其次是一九六六年至 一九七六年間,大陸發生了文化大革命,舊書銷燬,新書停刊,鬧起了書荒。海外圖書館大量採購。 書店每週買入大量舊書,隨即售出。 

我是一代書癡。合股時代,從來不分紅,盈利不是購書就是買房擴充倉庫。因此,書庫藏書經常保持高質量,沒有閑書。遠的不說,就是〇五至 〇七年間,售給中大最少四百箱書,佔了大半個書庫,盡是善本、良本。就是這次余志明先生購入倉庫最後這批書中,質量如何,都有目共睹了 !二〇〇六年起,人生進入晚年,老病相侵。先後做了前列腺和白內瘴手術,手也有些發抖了。一〇年冬天,不料又患上前列腺慢性發炎,一年之間,換了三個專科醫生,現在總算控制病情,但每天還得吃藥。三個醫生都說:「不能再拿重物!」不能再拿重物,怎麼販書!我從沒有想 過退休,怎麼辦?有時暗自思量,眼睛都朦了,濕了 …… 

我感謝余志明先生三言兩語下了決定,感謝景祥祜館長、黃潘明珠副館長和其他有關人士的支持。但我頓失書城,我害怕無業,成了閒人,百 感交集,誰可體會!想了一段日子,

我現在有兩件事要做: 
一 是寫出五十年來販書回憶錄。 
其次是清理出二十多年訪書之餘收集的三十年代前後大小煙標、廣告、煙盒等,寫 一本關於民國時期香煙廣告文化的書,難度總有,希望能夠突破!從前的工作是娛樂別人,現在該要娛樂自己。 
流光電逝,五十年一晃而過,深深感到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FLASH關於 金濤博藏通告 . 啟示博 物 館 商 店 ( 金濤博藏 - 植覺文化Herbal Culture - 開發利用經濟植物學研究室)古董筆展古飾古香斗零貴族其他藏品古老飾彩欣賞 . 研究 . 資訊歷代人物 史記付款方法會員註冊
磁皿古玩
老古董品
絕版名牌
古董手袋
日夕經年
文化遺產